回目录上一章

注册送8元捕鱼

第十七条新录用公务员有公务员法第八十一条第(二)(三)(四)(五)款规定情形的,不得提出取消录用申请。为贯彻落实《国务院办公厅关于深化高等学校创新创业教育改革的实施意见》,进一步推进大众创业、万众创新,服务地方经济发展和大学生创业需求,更好地发挥校政、校企共建孵化基地的服务功能,月日下午,我校在办公楼座会议室成功举办了大学生创业孵化基地共建工作研讨会。

手机捕鱼送现金>寻龙之坠>文章阅读页

第二十四章 好奇

|

  第二十四章 好奇

  在莫轩的血脉之中,原先的那团如星空状的云雾由于黑暗腐蚀之力的侵蚀,而异变突生。星云在莫轩的丹田中缓缓的旋转起来,直至最后,以一种超高速旋转,甚至产生一种撕扯的力量,似要撕裂一切物质一般。当然也包括那股由黑暗内息修行老者可以发出的腐蚀灵魂之力也在刹那之间被撕扯得粉碎,化为乌有。

  黑暗老者也是在这一刻对自己的腐蚀之力失去了感应,而同时也是在这一刻莫轩从痛苦的抵抗中缓了一口气,这也让坠灵发现了莫轩体内的那副星辰图的异变。

  “原先,血脉中的青色云雾消失消失不见,青色从云雾状态化成了一颗水滴状,赫然漂浮在丹田之中,不断的旋转着,形成了一股漩涡,仿佛一片星云,在按照独有的轨迹运转,仿佛其中蕴含着天地至理”

  “丹田中的星云图也因此而变得熠熠生辉,旋转的速度也有所提升,吸纳着周围的一丝丝的天地灵气。旋转速度相比极限淬体时更加的快,吸纳天地灵气也更为的磅礴”

  “难道黑暗内息之力对丹田中的星云图有滋养作用”

  莫轩觉得自己得了个大便宜。

  坠灵有些不自然的了起来,虽然很希望莫轩能够得到实力的提升吗,不过嫉妒的老毛病又犯了:

  “苍天呐!降下一道雷劈死这小子吧,咋每次都是这么好命呢?”

  坠灵十分的憋屈,实在是倍受打击,上次修行一个阵法结果修行出了一张丹田中潜力无比的星云图,这次人家黑暗内息修行老者的一次腐蚀之力的试探,竟然使得这张已经许久没有情况发生的星云图再度发生了异变,甚至具有了撕扯之力。这纯粹是有一个免费的打手,还不用付工资的,撕扯对方的袭来的黑暗之力后还能滋养自己,这简直就是一个Bug。

  “这个,真的有那么很厉害吗?”莫轩着实有些无辜道,在人家的地盘上不能表现得表情过于丰富,可是依旧有些不好意思。

  “厉害个屁,岂止能用厉害形容,简直就是天赐的守护力量”坠灵很久没有想要骂人的冲动了,此刻却因为莫轩丹田中的星云图,忍不住的爆了句粗口。

  “不过我仍旧不知道它未来的成长性”然后又弱弱的补了一句。

  似乎又再度忆起了那遥远的传说,

  “一朝星成,天地异变。

  日月星华,沧桑如歌。

  斗转星移,岁月一曲。

  天机混沌,改天换日,未可知?

  逆苍天,改命运,移魂换魄,天下皆主沉浮”

  该是多种大气与豪迈。

  坠灵每次遥想起曾经那古老的歌谣,都会有些触动,不过坠灵也从未看到过歌谣的验证者,所以也无从去证实它的真伪,一切都还是未知,到底未来星云的成长性僵尸什么呢?

  如果说因为星空图而使得莫轩未来一片光明的话,那么注定其一生也无法接触到自己命运的本质。何况关于这一切只是一个悠久了无数岁月的传说,未可知!

  然而这些对于现在的莫轩来说,一切都应是后话了。

  莫轩虽知道丹田中的星空图矢有些不简单,可是也并没有太过在意和依赖。因为莫轩清楚地知道目前的自己还是太弱太弱,纵然有着青龙血脉。可是如今的莫轩不再懵懵懂懂,这个世界上比自己强大的人太多太多,自己只是弱水三千中的一瓢,根本不值一提,覆手即可被灭。

  可是莫轩并不气累,自己还在成长的路途,相信凭借内心的那份执着,终有一天能够真正的翱翔于九天之上。可是这一切,对于而今的自己而言还太过于遥远,这势必将是一次艰辛的旅程,还随时可能丢掉性命。不过一颗强者的心,是从不畏惧前路的坎坷,纵然一路布满荆棘,也必将披荆斩棘,勇敢前行……

  交流只在片刻之间。

  黑暗内息老者十分的惊讶于这个少年,明明只有四动内息的修为,却能够抵抗住自己九动的腐蚀之力。老者对于自己的腐蚀之力十分的自信,以前凭借灵魂的腐蚀之力,在诸多强者不知情的情况下暗杀了他们,然而今天却栽在一个四动的少年手中,并且还如同石沉大海般,没有丝毫的抗拒就被吞噬掉了。也愈加对莫轩好奇了,刚刚还对莫轩刚上二楼时那一瞥是否无心有所怀疑,此刻却对此深信不疑,知道了这个看似年纪轻轻的少年是深藏不露,藏得深着呢!

  好奇心的驱使下,老者想要对莫轩更加深入的了解。

  正在莫轩从腐蚀之力的侵蚀中拜托出来,仍旧有些心有余悸时,莫轩感受到有一阵如风般的黑影在向自己靠近。莫轩依旧有些紧张,不过也不怕对方能对自己怎么样,因为通过刚刚那虚惊一场后,知道了对方仅仅只是试探自己。

  而坠灵最为清楚黑暗内息修为老者的来意,敏锐的感知告诉他,从那角落里过来的那团黑色影子并没有怀有敌意,可也不仅仅只是为了试探。如果说最开始的腐蚀灵魂之力是试探的话,那么现在却成了一种满足好奇心的驱使而做出的行动。

  萨洛也感应到了角落里的守护老者在向这边走来,顿时十分的惊讶老者的举动,心里有了一番思索:

  “为什么会走出那个角落呢?难道是解开了那柄匕首的秘密,还是为了眼前的这个大家族的少爷?”

  正在萨洛惊讶于那位黑暗中的名叫艾漠老者竟然会主动来到陈列室,思量着老者来到这儿的目的时,老者给了他答案。

  “你师承哪儿?”黑暗老者根本不理萨洛,招呼也不打,径直向莫轩发问。其实到了黑暗老者这层次,一般都不会太好脾气,尤其是还修习黑暗内息,脾气更是怪异,有些黑暗内息修行者十分冷漠,嗜爱杀人取悦。黑暗内息修行者是各个帝国及势力争相招揽的对象,尤其是修为达到九动的武者更是可遇而不可求。只要老者艾漠愿意,有的是帝国愿意许之以功名利禄把他如同财神爷般奉着,因为一个国家多了黑暗内息修行的武者便可以让其去完成诸多不能摆上台面的事情,诸如暗杀某个国家的统兵主帅,甚至暗杀一国之君也未尝不可。

  只是到了一定的修为层次,很多人并不会再热衷于功名利禄,不热衷于所谓的世俗金钱,他们感兴趣的多是一些天材地宝,对修为提升有利的东西。

  萨洛对于黑暗老者艾漠无视自己,没丝毫的脾气,只得苦笑。

  莫轩不言,因为莫轩知道自己一旦说话,估计得露馅。莫轩深知修习黑暗内息之人对于灵魂的波动十分的敏锐。现在自己仍然处在刚刚的那场虚惊之中,心中仍然没有平复下来,倘若现在对这个深不可测的老者说谎的话,很容易被对方发现自己灵魂的波动,那时候一旦被老者发现自己在撒谎,估计很难有好下场,最重要的是自己和坠灵很好奇的这柄匕首估计也交易不成了,莫轩还想着空手套白狼,是不是可以从老者身上下手呢?

  现在最好的办法就是“沉默以对”,什么也不说,什么也不做。何况自己还有个比较大的依仗,那就是丹田中的那副星云图。

  对于黑暗之力是否能够激发星云图的潜力,莫轩十分的想要一探究竟,不过这却不能直说。否则再好脾气的人也会发飙的。

  莫轩虽然保持着沉默,可是却在打量着眼前的这位有些许神秘的老者。

  瘦削的脸颊,给莫轩一种错觉就是如同远古神话中的木乃伊般,被吸干了身上所有的水分,仅仅只是被一层薄薄的黑袍包裹着骨骼,莫轩人注意到老者的眼珠十分的深邃,自己根本无法看清楚,可是有一种错觉,就是老者那双眸子可以直视一切伪装,撕扯掉一切伪装的外衣,发现其本质。

  莫轩心里有些打鼓了,尤其是在看到对方那双深邃的眸子时,如一潭水般深不见底。自己就如同这潭水里的鱼儿,一切都被对方知根知底。甚至在直视到老者眸子的那一刻,莫轩有一种想要对老者知无不言的冲动

  “这就是黑暗的灵魂之力吗?真的好可怕!”莫轩幸亏及早得到了坠灵的提醒,才脱离了那双眸子的蛊惑,没有把自己的秘密给说出来。

  其实黑暗老者挺冤枉的,并没有可以的去想要俘获莫轩心智,可是内息修行到一定层次后,会不自觉的自动释放出那种蛊惑的力量,而不需要控制。

  老者艾漠见莫轩不回答自己的问题,只是静静的看着自己,也不生气,毕竟是自己对不起人家在前,主动的去侵蚀人家的灵魂,这着实是很不礼貌的行为,甚至触犯了大忌。

  每一个武者都存在属于自己的秘密,而不想被他们知道。

  显然黑暗老者探察莫轩的灵魂,是触犯了对方的禁忌,即使本意只是试探,可是这种事情讲不清楚。

  

点击获取下一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