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目录上一章

捕鱼注册送

(文/李知亦图/李知亦)请广大考生在报名前仔细甄别网站真伪,若因错登网址而耽误报名考试的,责任由本人承担。

手机捕鱼送现金>落泪的天鹅>文章阅读页

第35章 将心比心

|

过了圣诞,过了春节,过了清明。

一日,颜父和颜母被邀赴宴,是一个亲戚娶媳妇,儿子三十出头,亦是一名医生。喜筵结束后,已经是日落黄昏。团团云雾盘踞在长空万里,夕阳只能乘一点点空隙,迸射一条条绛色霞彩。

颜父开着车,颜母则坐在一侧,她心里已直惦念着下午的那一场婚礼,几许惆怅,嘴里直念叨个没完。

“有句话怎么说来着?“鹊上枝头春意闹,燕飞心怀伊人来”,你瞧那布置得精美华丽的婚礼大厅,那漂亮的新娘子身披着亮丽洁白的婚纱,在新郎的相拥下,伴着悠悠的婚礼进行曲,手牵手、心贴心,面带幸福的微笑向我们款步走来。他们穿过鹊桥山,越过爱情河,共渡鸳鸯湖,同系连心锁,甜甜蜜蜜的走进那结婚的殿堂。那情景才真叫人钦羡呀!”

颜父没吭半声,只是专心驾驶,压根儿连瞄也没瞄她一眼。

“唉!”

颜母不禁轻轻的叹了一声,接着又说:“你说弗矜和晓雅都在一起那么多年了,还得等多久才能够像那对璧人一样喜结连理、不离不弃?这几年弗矜不在家里,总觉得房子空落落的,忒不习惯,似乎少了些什么。你看,转眼间又是端午节,你说我们家里不过就区区那么几个人,为什么想要好好的聚在一块儿吃顿饭也那么的不容易呀?”

 颜父听多了有些烦躁,反问道:“数月前,孩子在电话里说想要回来过圣诞,妳应允了吗?妳是如何回应他的?妳不是死活不答应吗?之后,孩子又说想要回来过年,妳一样没有首肯。再后来,本来说好清明时让他回来一趟,顺便祭祖扫墓,谁知,不过十三婆的三言两语,妳又便反悔了。”

 “我这都还不是为了他好吗?况且,前一年他不是已经回来过吗?我还是比较放心暂时让他在澳洲待着。他在澳洲这几年,一直都平安无事,一想到他要回家,我心里就忐忑难安。而且,他不回来,我们不是一样可以到珀斯去看他,不是吗?”

“那能一样吗?”

“不一样我又能怎么样?怀胎十月,你可要明白一个母亲的心呀!”

 “既然如此,妳还抱怨什么?”

 “我不就随口说说而已,随便说说还不行吗?还有我们家老二,年纪已经不小了,样子长得也不赖,怎么就没想到要正正经经去谈个恋爱,真不知他心里是怎么想的?人家黄嫂都已经抱了三个孙子了!”

 “当年说好不过是暂时到国外去避一避,孰知一走就是若干年,真不知道还打算躲避到什么时候?”颜父越发不耐烦起来了。

 “你这一说倒提醒了我,不妨明日再去十三婆那儿走一趟,说不准弗矜很快就可以回来了。”

 “别说我没提醒妳,妳如此沉迷于迷信,只怕会误事。”

 “十三婆可是活神仙,她说的话不可不听。你只管专心开你的车,你就别唠叨了,我自会有分寸的。”

 这时,颜父把车开过一所学校,看着那三五成群的孩子们从学校里走了出来,他脑海里突然闪过一个人影,便问颜母:“妳还记不记得那个给我们孩子取名的中学校长吗?”

 “当然记得,这么受人尊敬的一位校长,怎么可能忘记?你是不是见到他了?你在哪儿见到他了?他老人家身子骨可还硬朗?”

 “那一日在柯宁百货公司闲逛时偶然碰见了他,他的身子骨依然健硕,精神抖擞,如春风拂面,气色红润。可是,怎么说他也业已是一个七十有九的古稀老人,白发皤然,满面沟壑,颀长的身躯也已佝偻了。不过,我发现他依然是思路清晰,语言明快,还有些年少时的愤世嫉俗和古道热肠。多年没见,大家都老了,老人本该多说一些欢乐的话题,免得再徒生许多悲伤。只可惜,他的太太一年前撒手西归了,他唯一的孩子如今又已经移民加拿大,现在正给他办移民手续。我们到一间咖啡厅去叙叙旧,在那里耗了一整个下午,他也问起了我们的两个孩子。我很深刻地记得,当时他就跟我说了这么一句话:“爱子心无尽,归家喜及辰”。”

“什么意思呀?”

“天底下哪里有不疼孩子的父母?父母疼愛子女的心就像河水一样源源不絕,是无穷无尽的。他们最高兴、最安慰的事莫过于孩子能够及时归来陪伴他们一起过年。我想这应该就是我们孩子心里所想的吧?”

“唉!我又何尝不想把孩子留在身边,可是,一想起十三婆说过的那些话,心里就慌。。。”颜母把到了嘴边的话又咽回肚子里去,只恰恰形成了几行咸咸的热泪,悄悄地流下。

眼见端午即将来临,颜母记得弗矜曾经说过,澳洲的粽子吃不出家乡的味道。所以,颜母就打算亲手裹一些咸肉粽子给颜弗矜寄过去。颜父把车开到家附近的商场,陪颜母在商场内逛了一圈,买了三层肉、竹叶、糯米、冬菇、栗子、虾米、花生等,都是一些裹粽子所需的材料。确定东西都卖齐了,趁天黑前两人便速速返家。可是,方抵达家门,便看见朱晓雅的外婆神情紧张,气喘喘的迎面而来。

 “谢天谢地,你们总算回来了。你们再不回来,恐怕要闹出人命了。”

 “外婆,别急。有事慢慢说,究竟何事竟让您如此惊慌?”颜母好奇的问道。

 “你们赶紧随我到我们家去,我们边走边聊,晓雅兄妹俩也正赶着回来。”

 东西还没来得及拿进屋里,颜父和颜母遂随外婆匆匆而去。刚来到家门口,他们就已经听见朱父和朱母在屋内激烈的吵架声。颜母急忙顺手把门一推,往屋内一看,真正被眼前的场景给吓着了。只见朱母的手里持着一把锋利的小刀,而那把小刀就直指着朱父的面,大声斥责。朱母的双眼闪着一股无法遏制的怒火,好似一头被激怒的老虎。

“只怪我当初瞎了眼,跟了你真是倒了八辈子大霉。我当初就不应该向我老爸开口借钱,现在落得自己里外不是人。我老爸还活着的时候,我拼死拼活叫你去道歉,你死活不答应。道个歉真有那么困难吗?现在他人已经不再了,就算你现在诚心致意想要道歉,你要上哪里找他去?也只有到阴曹地府了。”朱母上下晃动着刀子,大声喝叱,辞色严厉。

“我难道就没想过要道歉吗?我三番四次登门造访,那老头子是如何待我?我低声下气好好跟他说话,他没搭理我,他压根儿就没正眼瞧过我一眼,直当我是个透明人似的。”

“那只能怪你自己诚意不够,别赖人!”

朱父口无遮拦,顺嘴说道:“我不想也没精力跟妳较劲,这些年我也已经受够了,不行就离婚!从此妳走你的阳关道,我走我的独木桥,互不妨碍,各行其事。”

“离就离,别以为离了你我就活不成了。” 朱母依然在上下晃动着刀子。

“你们俩这又干什么呀?就为了那点陈年破事,两天一小吵,三天一大吵,日子还过不过呀?都已经是几岁的人了,还如此瞎折腾,有意思吗?你们难道就不累吗?跟我走,别叫街坊邻里看笑话。”颜母迅速冲向前去抢过朱母手中的小刀,然后,硬把她拖回家里,一场风波才算结束。

回到家中,见朱母泪流满面,颜母便领着朱母到客厅里坐下。颜母给朱母倒了杯热茶,然后说道:“妳这是何苦呢?事情都已经过去那么久了,就让它过去吧!何必再提?而且妳最近身体又不好,这样哭哭啼啼,岂不是自己糟蹋了自己身子。”

“妳真以为我想闹?要不是我爸,他怎能活得如此自在逍遥,像一个没事的人似的?还如何气我?”

朱母握着杯子,说罢,呜呜咽咽哭将起来。

“夫妻之间是互补的,互相理解,互相包容,要取之长,补之短。要多尊重对方,要多珍惜对方,珍惜同船渡,常温共枕眠。该忘记的、该放下的,就得要忘记,就得要放下,这样才会有和谐的家庭。日子还漫长,你们这样整天吵吵闹闹,家还像个家吗?”

朱母没答话,只是在那里擦拭眼泪。朱母喝了一口热茶,眼泪止了,却又轻叹了数声。

“我看要不妳今晚就别回去了,干脆在我这儿睡一晚,明早一早陪我去见十三婆,如何?”

朱母睁大眼睛看了颜母一眼,说道:“妳又想去见十三婆呀?”

“嗯!上一回见她已是数月前的事了。”

朱母点了点头,沉默半晌,又说道:“我跟妳说,十三婆所说的话,妳千万不可不信,她可是活菩萨、活神仙呀!”

朱母的声音依然有点儿梗咽,还带些沙哑。

“是呀!弗矜和晓雅在一起那么多年,该是考虑他们的婚事的时候了。眼看着亲朋戚友们的孩子一个个的都结婚了,能叫我这个做母亲的不心急吗?”

“妳孩子不回来,这婚如何结?”

被朱母这么突兀一问,颜母一时哑口无言,心中不免泛起一抹歉意,但嘴上又不知道该如何表达。

“既然妳今夜把这事给说开了,我也就跟妳坦白憋在心里已久的话。”

“有事妳就尽量说出来,我们做邻居这么多年,而且我们都快成为亲家了,还有什么事不能说的?”

“我就这么一个女儿,怎么我都想把她留在身边,病了,至少有个人做口饭,有人给端水拿药。有个人在一旁伺候着,说几句暖心、贴心的话,病也好得快些,妳说不是?”

“妳说的是。”颜母频频点头,表示赞同。

“能有弗矜这样的孩子给我当女婿,断然是没啥可挑剔的。可如今,妳孩子也离开家乡好几年了,一年复一年,我晓雅一年年的这样的等下去,谁知道还要什么时候呀?只怕我这老命等不到那一天了。有一天,他们俩果然结了婚,若晓雅却一定要随弗矜回澳洲去,我是绝对不答应的。将心比心,当初妳不是也不舍得弗矜离开妳吗?我又何尝舍得让晓雅离开我?我做为母亲的这一点心思应该不难理解吧?”

“这一点我当然明白。”

“医院里又不是没有医生追求我女儿,可是,我女儿的态度坚决,她斩钉截铁的说了,这辈子只嫁弗矜一人,我做母亲的也无可奈何呀!”

颜母无言以对,朱母刚平复的情绪又开始激动了起来。

点击获取下一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