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目录上一章

免费送分可退现金捕鱼

  在多年教育教学实践的基础上,校长涂宏斌教授提出了进化教育论,并以杂交优势论和环境决定论两大进化原理为基础,建立了一个44矩阵办学理论体系:坚持自然人本理性人文的四维空间进化育人新理念,坚持教育价值原则、普遍教育原则、素质教育原则、教育功能原则四大教育原则,坚持教书育人、管理育人、服务育人、环境育人的四育人方针,实行全学分计划、全目标教学、全过程控制、全方位服务的四全管理模式。那么这几个偏旁部首连在一起是什么意思呢,就是回来向前派出去的人,即回来征求大家的意见后又被派出去替大家讲话的人,这不就是代表的意思吗这么去认识一个单词才是真正认识了这个单词,把它认识到了骨子里。

手机捕鱼送现金>落泪的天鹅>文章阅读页

第34章 柯纳窐旯

|

  天亮了,雨也歇了。雨后的早晨,清新的空气弥漫了辽阔的原野。树叶在晨风的吹拂下,轻轻梳理着身上的水珠,它们正贪婪的呼吸着雨后甜润的气息。那一颗颗滑落的水珠就像天鹅的眼泪般晶莹亮丽,闪闪发光,落下的水珠就像抖落满身的尘埃和记忆沉沦的枷锁。空中的迷雾正逐渐散去,风暖莺娇,露浓花重,天气和煦。

  伊芙琳方睡下不久,便给手机的铃声给唤醒了。伊芙琳睁开双眼的那一瞬间,忽然觉得浑身酸麻无力,疲惫不堪,眼神慵懒,可是,脑海里却浮现出昨夜和颜弗矜在魆风骤雨中促膝谈心的情景,心里头甜滋滋的,顿觉莞尔,脸上不禁露出笑意。

  伊芙琳随手拿起搁在床边的手机,心情自然不悦,说道:“我的美梦才开始,就让妳给吵醒了。大清早的,有什么事?快说。”

  “妳怎么还在赖床?现在都已经几点了,妳上班就快要迟到了!”手机里头传出了露米娜的声音,那是呼吸急促的声音,那是一种听了让人感到不安的声音。

  “本小姐生病了,而且还病得不轻,我今天就不回医院了,拜托妳替我请一日病假,我只想在家里好好待着。妳这么早这么急着给我打电话,难不成医院里出了什么大事?”

  “天大的事,现在整个医院都传遍了,大家都在谈论此事呢!”

  “妳如此紧张兮兮的,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了?”

  “我来问妳,妳是否曾听过“柯纳窐旯”这个名字?

  ““柯纳窐旯”?“柯纳窐旯”是什么?是个人吗?他是谁呀?哎哟!有什么事妳就赶紧说呀!还卖什么关子?”

  听伊芙琳这么一问,露米娜就肯定她从未听闻数年前所发生的那件怪事,露米娜定了定神,深深地吸了一口气,然后说道:““柯纳窐旯”其实是一个位于澳大利亚西北部的偏远小镇,由于那地方过于偏僻,而且,名字也不好念,所以,很少人会去提及。从我们这儿开车过去大概需要大半天的时间。”

  “那么一个偏远的小镇,能跟我们的医院扯上什么关联?”

  “我曾听一些中国朋友说起过,柯纳窐旯的偏远程度可以打个比方形容,就相当于中国的新疆省的哈密、伊犁等城市,简直就是有过之而无不及。那小镇的注册常住人口不到一千人,大部分是澳洲土著居民,只有一小部分是白人,压根儿就见不到一个亚洲人的踪迹。我相信袋鼠的数量比人还多呢!那地方的设施简陋,到处飞沙走石,没有医院,就连一个像样的诊疗所也没有。公路从小镇边穿过,每星期靠大卡车从千里之外的城市运送物资。平日里柯纳窐旯的生活很宁静,活动很少。当地的土著澳洲居民非常爱喝酒,尤其十几岁的青年更嗜酒如命。可是,过量饮酒给柯纳窐旯带来了很多问题,数年前政府还出台了对柯纳窐旯地区的限酒令。”

  “那又怎样?妳能不能不要拐弯抹角?我们中国话里有一句叫“长话短说”,妳能否把话说得直接些,说重点,行吗?” 伊芙琳心急如焚。

  “多年前,就在那里发生了一件事,如今想起来还不寒而栗。”

  “到底什么事?妳快说呀!”

  “那时候,妳和颜医生都还没到我们医院来。那一年,为了积极配合西澳政府改善民生措施,我们医院决定遣派两名年轻的医生到柯纳窐旯为当地的居民看病。本来说好只在那里待三个月,谁又会料到那一别便从此天人永隔?他们再也回不来了。”

  “发生意外了吗?”

  “不知道。就在他们回来的前一个夜晚,他们俩突然失踪了。众说纷纭呀!有人说他们遭人陷害,中了小人的圈套,也有人说他们染上了一种前所未见的怪病而不治身亡,不过,更多人认为他们是被居住在深山里的食人族给逮吃了。这么多年过去了,他们俩依然下落不明,尸首也没找着,警方到现在都还在调查此事呢!怎么说呢?总之,柯纳窐旯从此就变成了不祥之地了,从此再也没人愿意到那个鬼地方去了。”

  “食人族?妳可别瞎说,都已经是什么时代了,还会有什么食人族?不过是以讹传讹罢了,不会是真的。”

  “我可没瞎说,医院上上下下都是这么说的。”

  不管伊芙琳信不信,露米娜继续说道:“我跟妳说,妳可不要不信。澳洲本来就是一个土著比较多的国家,而且,那些土著向来以食人而著名的。据说,最爱吃人肉的是新几内亚人和澳大利亚东部的迈沃耳人。在警察权力难以到达的偏远山区,那些新几内亚人一直到今时今日仍然保持着吃人习俗。而这些“食人族”吃人并非一般人所想像的煮着吃,确切地说,他们是用火烤着吃的。首先,他们先挖好一条沟,沟底铺上一行行煤块和烤热后的石块,再加上一层厚厚的树枝和树叶。把衣服扒光后,砍掉头的人体就放在枝叶上,再盖上更多的热石头,然后把燃着的煤块耙到顶上去。但是,人头却要放在锅里煮了吃,煮熟以后,灵巧地把颈脊骨一拉,就可以抽出脑髓,作为吃人肉前的开胃品。土著吃人似乎是出于本性和作为一种享受,也是满足一种心理上的需要。还有些部落的土著会吃掉自己年迈的的老祖母。他们尤其喜欢吃你们亚洲人的肉,他们说亚洲人的味道不太咸,可以跟最美味的袋狸肉相比。”

  “停,这么恶心的话就别继续说了。莫非食人族真的还存在?可是,此等怪事,我怎么从来就没听任何人提起过?”

  “此等令人寒毛卓竖之事,没事又有谁愿意再提?可是,谁又会料到克斯玛今早忽然重提柯纳窐旯,他给颜医生发了通知,也让颜医生到柯纳窐旯待三个月。。。”

  “什么?凭什么呀!这不等于让颜弗矜去送死吗?” 没等露米娜把话说完,伊芙琳忽然咆哮一声,露米娜的耳朵差点给震聋了。

  “还不是为了颜医生在妳父亲的葡萄园给游客看病那件事,醉翁之意不在酒呀!不过是为了瞒人耳目罢了!”

  伊芙琳觉得好奇,便问;“在葡萄园给游客看病怎么啦?那家伙到底是如何得知此事的?是不是有小人告状去了?”

  “数日前,有一位导游带着两位游客到我们医院找颜医生看病,熟料颜医生恰好不在,就由克斯玛亲自给那两位游客看病,这才把这事给抖了出来。那位导游就是你们在葡萄园里碰到的那一位,他把当天你们在葡萄园给游客看病的事说得头头是道。听完之后,克斯玛肯定会借题发挥的。其实,你们压根儿就不应该在医院以外的地方给病人看病,这是医院的规定,难道你们都忘了吗?”

  “我们怎敢忘记?只是见他们一个个病态怏怏,颜医生于心何忍?最可恨就是那家伙,只知道坐在他的办公室里翘起二郎腿喝咖啡,从来不管别人死活,这是一位医生该有的态度吗?不跟妳多说了,颜医生现在人在哪里?”

  “刚才我好像看见他在儿科,在跟孩子看病。”

  “那妳等我,我马上回医院一趟。”

  “妳不是还病着吗?妳开车能行吗?。。。”没等露米娜把话说完,伊芙琳就已经把电话给挂了。

  挂了电话,伊芙琳登时草草洗了个热水澡,也没来得及吃上一口颜弗矜出门前为她准备的鲔鱼蔬菜粥,不过喝了杯热牛奶,换上一身秋装便匆匆出门去了。

  伊芙琳一边开着车,一边拨打颜弗矜的手机,一连拨打了几通,颜弗矜却一通也没接到。伊芙琳无心驾驶,满脑子胡思乱想,尽想着食人族一事。伊芙琳越想越不安,越想越憋屈,她急得五脏俱焚,愁得百爪挠心。她一个劲儿赶回医院,下了车,露米娜已在医院门外等候。

  “颜医生适才还在儿科,妳现在马上赶过去,没准他还在那儿。” 伊芙琳简单的跟露米娜说了声谢便直奔儿科去了。

  在儿科病房,一位母亲给躺在病榻上的儿子轻轻的盖上了被,然后笑着说道:“只要捂出一身汗病就好了。”

  颜弗矜站在那位母亲身旁,一面给那孩子测量体温,一面说道:“你母亲跟我说你很挑食,尤其不喜欢蔬菜和水果。我跟你说,你这般年龄的孩子,光吃肉类而不吃水果和蔬菜是不行的。类胡萝卜素是广泛存在于微生物、植物、动物及人体内的一类红色、橙色和黄色的脂溶性色素,在植物中主要存在于新鲜水果和蔬菜里,具有抗肿瘤、抗氧化、增强免疫和保护视觉等多种生物学作用。你可曾听过一句话?“番茄红了,医生的脸就绿了!”这句耳熟能详的意大利俗语,说明了番茄对人体健康大有好处。你看那红红的番茄,微酸带甜,它不只是水果,也是美味佳肴,含有可抗氧化的丰富茄红素与维他命C。研究证实,茄红素能扫除自由基、抑制癌细胞、巩固骨骼、改善男性摄护腺排尿困扰。”

  伊芙琳默默地来到了颜弗矜身后,她一语不发,只是迅速的从颜弗矜的衣袋里抽出一封信件,然后,便全神贯注的读起信来。伊芙琳突然的出现让颜弗矜怔了一怔。

  没一会儿功夫,伊芙琳就把信给读完了。她抬起头,撑眉努眼的望着颜弗矜,只说:“所以,露米娜说的一切都是真啰?”

  “妳都已经知道了?”

  “医院上上下下都传遍了,我有什么理由会不知道?跟我走!”伊芙琳猛扯着颜弗矜的手,两人就这样急急忙忙地离开了病房。

  “去哪儿呀?有话咱们好好说,别那么容易炸毛行吗?妳不是还病着吗?怎么这会儿跑到医院里来了?”

  “你知不知道这柯纳窐旯到底是什么样的地方?你将要面对的又是什么样的人和事?这些你都仔细想过没有?这天都快塌下来了,你还在那里番茄、萝卜的!真是“皇上不急太监急”!”

  伊芙琳的嘴里唠叨个没完,拖着颜弗矜的手一刻也不放松,两人步履如飞一直来到了克斯玛的办公室门口。那办公室的门是敞开着的,伊芙琳急着伸头往里边一探,只见克斯玛坐在沙发上喝着咖啡,卡西欧则站在他的身侧,伊芙琳无心去关心他们俩正聊着什么话题。

  伊芙琳把脸一沉,连门也懒得敲,拖着颜弗矜就直接闯了进去,双双直立在克斯玛的面前。

  克斯玛似乎早已料到他们会出现,只是他还没来得及开口说话,伊芙琳早已将他今早递给颜弗矜的那封信狠狠地向克斯玛扔了过去,然后说道:“我也去柯纳窐旯,给病人看病的事我也有份。”

  克斯玛显得十分淡定,一切似乎都在他的掌控之中。克斯玛放下手里的杯子,缓缓地站了起来,说道:“其实,我本来不打算追究其他人,毕竟,此事全因颜弗矜一人而起。不过,既然妳自愿随颜弗矜前去,这样也好,也省得人家说我厚此薄彼。”

  语毕,克斯玛心里暗笑,忽然,门外传来女子的声音,说道:“也算我一个。”

  众人回头一看,不是别人,竟然是茜赛莉雅。

  茜赛莉雅的突然出现先是让克斯玛感到诧异,然后便是困惑,茜赛莉雅和伊芙琳本来就是水火不容的两个人,怎么今天突然就站到一块儿去了呢?

  克斯玛敛了笑容,转头注视着窗外随秋风扬起的落叶,出神似的凝想着。他沉默半晌,然后回过头便问茜赛莉雅:“妳果真想清楚了?”

  “还需要想什么?” 茜赛莉雅反问克斯玛。克斯玛不敢直视茜赛莉雅,她那一抹鄙视的目光让克斯玛感到浑身不自在。

  克斯玛踱到窗前,背着众人,冷冷的说道:“那么,你们三人下个月就一道去吧!别说我没提醒你们,土族可不是容易相处的。不过,三个月一眨眼便过去,在这段时间内,你们大家可要好好的自我反省。冬天将来临,听说今年的冬天会很冷,你们就多带几件冬衣,你们回来时正赶上初春,我们春天再见吧!好了,没什么事你们就先出去吧!”

  他们三人离开办公室之后,卡西欧赶紧把门关上,然后,走到克斯玛身边,轻声地说道:“那两个不把你放在眼里的家伙,是该教训教训他们了。好好的待在自己的国家不就完了,偏偏要跑到这里来惹是生非。可是,你果真舍得?万一那食人族真有其事,那茜赛莉雅很有可能就再也回不来了,你难道一点都不心疼?不过,话又说回来,你对茜赛莉雅屡献殷勤,她都不屑搭理你,你又何必自讨没趣?这一次如果能够一次过解决掉两位眼中钉、肉中刺,就是再大的代价也是值得的,更何况区区一位美人?是吧?”

  克斯玛什么也没说,脸上只是露出邪恶的阴阴一笑。

  

点击获取下一章节